24集电视连续剧《国魂不死》之一
 
  暂没上传大图  
 
 

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

 

 

 

 

 

国魂不死

 

 

 

编剧:邵体平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一集

 

 

 

(注:剧中人物年龄均以首次出场年代计,

 

故事回忆或延续均以此为准类推)

 

 

 

001 深沉的夜幕笼罩下的上海外滩。

 

    外白渡桥。沙逊大厦的剪影。

 

    波光摇曳的黄浦江。伴随着海关大钟的声声鸣响。一艘抵港的大轮泊岸,汽笛低咽。

 

    迭印字幕:(民国九年,1920129.上海)

 

 

 

002 法租界。维而蒙路。街灯昏暗,行人寥寥。

 

    萧瑟的寒风不时地卷起路面上的枯枝败叶。

 

    一个高大威武、气质非凡的身影出现地路灯下,立住。

 

    镜头推向他炯炯有神的目光。

 

    字幕:(张汇滔。原名张维藩,字孟介。38岁。前中华民国政府大元帅府参军、中国国民党江淮支部长、中华革命军江北皖北司令长官)

 

    张汇滔手往怀里揣了揣,然后掏出怀表,飞快地瞅了一眼。他裹了裹身披的大衣,又匆匆前行,坚定有力的步伐显示出军人特有的果敢。

 

 

 

003 不远处的灌木树丛中,蛰伏着两个黑影。

 

    两张凶残的面孔,四只邪恶的眼睛。

 

    字幕:(郭世五、高运)

 

 

 

004 法租界。莫利爱路29号。孙中山寓所。

 

    二楼书房,到处是书。

 

    书桌上,躺着一本新出版的孙中山著作:《建国方略》。镜头拉出。

 

孙中山和廖仲恺促膝相谈。字幕:

 

(孙中山。名文,号逸仙。54岁。中国国民党总理、前中华民国军政府陆海军大元帅)

 

(廖仲恺。名恩煦,字仲恺。43岁。前中华民国军政府财政部次长)

 

    孙中山:“现在的中华民国只有一块假招牌,以后应再有一番大革命,才能够做成一个真中华民国。”

 

    廖仲恺:“辛亥革命推翻了一个皇帝,却又生出许许多多小皇帝来,这是始料不及的事呵。”

 

    孙中山:“对!革命好比盖房子,要先把旧房子拆除干净,从地底打起基础,八年以来的中华民国,政治不良到这个地步,实因单破坏地面,没有掘起地底陈土的缘故。”

 

    廖仲恺赞许的点点头。

 

    “仲恺,中国国民党不是新党。”孙中山语重心长:“但必须脱胎换骨,事上万物皆在改进中不断完善,政党亦然。”

 

    廖仲恺赞同:“自先生决定去年1010日将中华革命党改组为中国国民党,三个月来,本党志士多为振奋,信念弥坚。”

 

    “铛、铛、铛……”墙角落地大座钟连续敲了八下。

 

    孙中山略加思忖。眼神、眉宇间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焦虑。

 

 

 

005 维而蒙路。

 

    张汇滔脚步匆匆,走过那片暗伏杀机的树丛。他越走越快,步履稳健而有力。

 

 

 

006 迎面驰来一辆带蓬盖顶的马车。

 

    马车从张汇滔身旁驰过。

 

灌木丛中,两个黑影四下瞅瞅,然后点头会意,手中的短枪悄然上膛。

 

突然,郭世五、高运同时一跃而起。

 

灌木丛一阵骚乱、沙沙作响。

 

    张汇滔闻声警觉,迅速从怀中抽出手枪,急转身。但是,杀手的枪声先响了。

 

    “乒乒。”几声枪响震撼了夜空,但随即被疾奔的马蹄声淹没。

 

 

 

007 两个亡命之徒飞也似地逃遁。

 

 

 

008 身中四弹的张汇滔一个趔趄,摇晃了几下身子,挺立。  

 

    张汇滔手抚腹部,鲜血,汩汩地从指缝间渗出。

 

 

 

009 顿时,鲜血弥漫了整个屏幕。悲伧、激越的乐曲骤起。

 

    鲜红的衬底上急速推出片名──

 

孙中山先生手书的《国魂不死》四个大字历历在目。

 

金黄色苍劲有力的字迹浮雕般地凸现。

 

片名隐去。鲜红的衬底上又打出一行略小的字幕:

 

谨将此剧献给:为推翻封建帝制、为中华民族自由而战,前仆后继、英勇捐躯的中国国民党人。

 

 

 

010 伴随深沉的旁白,以下画面迭印职、演员表。

 

    画外音:(这是一曲铿锵有力壮怀激烈的悲歌;这是一段感人肺腑为人鲜知的故事;这是一页不该被近一个世纪的岁月尘封、忽略和遗忘的历史……)

 

 

 

011 上海。法租界。维而蒙路。

 

疾奔的马蹄。

 

马鬃颤立。马尾横向拉出一条直线。

 

    狂乱的脚步。

 

    两个刺客拼命地追赶马车。

 

 

 

012 张汇滔左手捂伤,右手执枪,追出数步。

 

    颤抖的手瞄准杀手的背影,张汇滔竭尽全力,扣动板机,连击数枪。

 

 

 

013 郭世五左臂中弹,礼帽被打飞,他踉跄几下,险些跌倒。  

 

    很快,两人继续向马车追去。

 

 

 

014 夜幕中。

 

    两个杀手终于气喘嘘嘘的跳上了仍不减速的马车。

 

    郭世五惊惶失措地催促车夫:“快、快。”

 

    马车蓬布内,一黑影看不清面孔,缓缓地问:“怎么样?

 

    另一个爬上马车的杀手高运稳下心来,献媚地:“放心吧,这回,张孟介必死无疑。”

 

    黑影:“不会再打错吧,啊。”擦火柴点烟,火柴的微光映亮一个脸庞。

 

    字幕:(夏永伦,皖督倪嗣冲部驻庐州(合肥)某团团长)

 

    高运拍拍干瘦的胸脯,夸口:“咋,爷们还能象上次那个混蛋,拿着相片脸对脸都认不准,咱可是在淮上军总司令手下鞍前马后跟了半年多的贴身护卫,那次颍州之战……”

 

    黑影烦了,喷出一口烟:“算了,算了。少罗嗦,若是张孟介不死,你俩,连我的脑袋怕都要交给倪督军了。”

 

    马车加速,遁入黑沉沉的夜幕之中。

 

 

 

015 远远地。车后,传来声声刺耳的警笛。

 

 

 

016 匆匆的脚步。法国巡捕从远处跑向凶杀现场。

 

 

 

017 张汇滔又追击数步,终于力不可支,猝然倒地。

 

    大衣敞开,一卷纸张从怀中滑落。

 

    纸张特写:《沿江七省整饬党务、军政之述略──江淮支部长  张汇滔》

 

 

 

018 法租界。莫利爱路29号。孙中山寓所。书房。

 

    孙中山:“我们不少同盟会、中华革命党时期的同志已经失去当年革命的锐气,有的社会地位变了,怕革命了,也有的和军阀、帝国主义暗中勾结,这是本党此次改组的重要原因。我们要重新改造中华民国。仲恺,这个党是我们创建的,多少人为它掉了脑袋。无论对生者,还是死者,我们都没有权利让它蜕变。”他停顿了一下:“至于海上军事及沿江七省党务,自从英士殉国之后,我已委托江北、皖北司令长官张汇滔全权负责,等孟介来到,我们再作计议。”

 

    廖仲恺:“只是经费尚嫌拮据。”

 

    孙中山沉吟:“嗯,再想办法……”

 

    突然,门开了。

 

    字幕:(宋庆龄,27,孙中山秘书、夫人)

 

    宋庆龄急切地推门而入:“先生,张孟介他……”

 

    孙中山颌首:“怎么,孟介怎么啦?”

 

    宋庆龄痛楚地:“刚接到法国巡捕房电话,大元帅府参军张孟介半小时前在赶赴这里时,途经维而蒙路遇刺,身受重伤。”

 

    “啊!”孙中山、廖仲恺相视失色,蓦然惊立。

 

    “伤势如何?”孙中山急问。

 

    宋庆龄:“身中四弹,已送海宁医院。”

 

    “不!”孙中山果断地作个手势:“赶快转送广慈医院,速觅良医,不惜代价,全力抢救。”转身对廖仲恺:“仲恺,你去安排,我随后就到。”气愤地一拳砸在桌上:“卑鄙之极!民国民国,算个什么政府,尽搞些见不得人的暗杀,屡伤我左膀右臂,哼,是可忍,孰不可忍!”

 

    廖仲恺急切地从衣架上取下大衣,边穿边说:“我立即去办,先生,你就不必……”

 

    孙中山情绪激动:“不!我要去,一定要去。”伸手。

 

    廖仲恺只得向宋庆龄求救:“夫人,这么晚了,您看……”

 

    宋庆龄劝慰:“仲恺,你要体谅先生,孟介和你都是1905年在日本东京首批加入中国同盟会的老同志;讨袁二次革命失败后,你们在191310月又同时在日本首批加入中华革命党。十多年来追随先生左右,长期担任要职,为民国、为共和出生入死,矢志不渝。今日不料被皖督倪嗣冲遣人所刺,焉有不探之理,不仅先生执意要去,连我也是要去的,不然,于心有愧呀!”说罢,她为孙中山披上黑色的大衣。

 

 

 

019 上海。金神父路。广慈医院。

 

    手术室。无影灯下。

 

    张汇滔失血过多,面色苍白,呈昏迷状。

 

    往来穿梭的医生、护士。

 

    德国医生手执剪刀麻利地剪开张孟介身上被鲜血浸透的衣服。

 

血,断断续续地滴在散乱于地板上的《沿江七省整饬党务、军政之述略》稿上。

 

稿纸之中。张汇滔的名字渐大,被点点鲜血所浸染。

 

020 广慈医院。手术室外。走廊。

 

    《沿江七省整饬党务、军政之述略》手稿捧在一双颤抖的手上。

 

    镜头拉开。

 

    字幕:(管鹏,字昆南,37岁,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,前淮上军参谋长)

 

    管鹏望着手中的稿纸,泪如泉涌,他不由得哽咽失声:“张司令……”

 

    先期到来的廖仲恺亦睹物伤情。

 

 

 

021 一阵轻捷的脚步声。广慈医院。二楼走廊。

 

这是闻讯赶来的在上海的张孟介的故交、部属。

 

几位气宇轩昂的军人面对镜头,沿着长长的走廊向我们起来。

 

军人们神情肃然。越走越近。

 

字幕介绍:

 

(章太炎,名炳麟,51岁。前中华民国军政府大元帅府秘书长)

 

(张人杰,字静江,44岁,前中华革命党财政部长)

 

(于右任,名伯循, 41岁。前中华民国交通部次长,中华革命军西北军总司令)

 

(居  正,号觉生,别号梅川居士,44岁。中华革命军东北军总司令)

 

(田  桐,字梓琴,号恨海,别号玄玄居士,41岁。中华革命党湖北支部长)

 

(岳冠卿,字相如,44岁。前淮上军军统,中华民国大元帅府参议)

 

 

 

022 张汇滔的几位旧交故友围住廖仲恺、管鹏。

 

    章太炎关切地问:“孟介怎么样?”他推推鼻翼间眼镜。

 

    廖仲恺相对扼腕:“正在手术,孙先生一会就到。”

 

    居正心急如焚?双手擦拳:“凶手抓到了吗?”

 

    管鹏沮丧地摇摇头:“刺客已乘马车逃离,现场仅失落一顶礼帽。”说罢指指长椅。

 

    长椅上躺着一顶礼帽。

 

    于右任上前取过礼帽,端详。

 

    岳相如挤上前来,他抓过礼帽,左看右看。

 

    (特写):这是一顶黑色的“西德森”牌礼帽。

 

    帽上的弹孔清晰可见,但没有血痕,只有一小片污渍, 

 

    岳相如眉头紧绉,转转眼珠,放在鼻上嗅嗅,竭力在回忆什么。突然,一个面孔在心中一闪,他眼睛一亮,脱口而出:“难道会是他?”

 

    “谁?”张静江、于右任、管鹏等人同时惊问。

 

“郭世五!郭癞头,曾当过张司令的护兵。”岳相如猜测道,并向众人展示礼帽。

 

果然,只见礼帽边缘处有一小块黄褐色的膏药印迹。

 

    岳相如把礼帽攥成一团,切齿恨恨地低吼:“血债血还!郭世五,我岳相如饶不过你这条倪嗣冲的狗!”

 

 

 

023 上海。打浦桥。马车在一条偏僻的街道上狂奔。

 

    马车拐进一条弄堂。

 

    马车内。郭世五托着伤臂“嘶嘶”地吸着凉气。

 

    夏永伦一惊:“怎么,你中枪了?

 

    郭世五大大咧咧地:“夏团长,没,没啥,嘿嘿,四万大洋,也值。”

 

    高运心有余悸:“哼,张孟介若不中弹,别讲我俩,就是再上几个也是枉然。”

 

 

 

024 疾驰的马车过后。路面继继续续留下斑斑点点的血迹。 

 

    夏永伦绉绉眉,他扔掉烟蒂,眼露凶光。一只手悄悄的伸往怀中。

 

    郭世五得意忘形,沉浸在美梦中:“倪督军该不会反悔吧,再给咱一个县长的位置……”

 

    突然,“乒!”一声沉闷的枪响。郭世五只来及哼了一声,头猛一低,栽在高运怀中。

 

    “啊啊。”高运惊愕地大叫,手足无措。

 

     “闭嘴!”夏永伦厉喝一声,随即又软了下来,他话中有话:“高运啊高运,你可真是鸿运高照哇,这四万大洋,嗯,全归你了,你看呢……”他掖起短枪。

 

    高运双膝跪在车厢板上,嗑头如捣蒜:“夏爷,小的不敢,不敢。有数,有数。”额头渗出阵阵冷汗。

 

    “脱掉长衫!”夏永伦命令。

 

    高运吓得浑身一哆嗦,哀求:“夏爷……”

 

    “哼。”夏永伦冷笑一声:“妈妈的。我要再打死你,谁去领赏呢?”他嘴一呶,厉声喝道:“怎么,想留下印迹不是。” 

 

    血迹已在郭世五的后胸渗洇了一大片,正顺着车缝往下滴落。

 

    “嗷嗷。”高运如梦方醒,慌忙脱上长衫,堵在郭世五后胸不断涌血的枪眼之上。

 

马车钻出弄堂,狂奔。马尾横向飞快地拉出一道直线。

 

路面上,血迹中断……

 

 

 

025 上海沪城桥。苏州河畔。月亮静静地躺在河水中。

 

    马车停下。两个黑影抬起一件东西,抛进苏州河。

 

肮脏的河水溅起一片污秽的浪花。

 

水中的月亮碎了。

 

 

 

026 金神父路。广慈医院,走廊的另一端。

 

    四个孩子紧紧围住一位青年女子。镜头推近。

 

字幕:

 

(陈月华,张汇滔二夫人,26)

 

(张镜明,张汇滔长女,15)

 

(张镜莹,张汇滔次女,13)

 

(张镜圆,张汇滔三女,11)

 

(张镜亮,字应淮,又名张亮,张汇滔之子,9)

 

     “嫂子。”管鹏一声轻唤。

 

    陈月华抬起头来,噙泪接过管鹏双手捧着的血衣,不禁睹物伤情,悲从心来:“孟介。”一语未了,掩面而泣。

 

    四个孩子见状忽拉一下扑上来,围着血衣泪水纵横,齐呼悲啼:“爸爸。”

 

    张镜明拽住管鹏的衣袖追问:“管叔叔,我爸爸他……” 

 

    管鹏张开双臂搂住扑在怀里的四个孩子,泪眼相对。

 

    管鹏唏嘘良久:“孩子们,别哭,别哭,你爸爸……”

 

    突然,管鹏推开四个孩子,“啪”双脚跟一碰,立正敬礼:“总理、夫人。”

 

 

 

027 满目悲凄的孙中山偕夫人宋庆龄已来到面前。

 

    “孟介现状如何?”孙中山关切地询问。

 

    管鹏回答:“报告先生,张司令仍在昏迷之中,手术后,已取出子弹头两枚。”

 

    孙中山指示:“昆南,护理须加倍小心。”

 

    管鹏恭立:“是!”

 

    张汇滔的四个孩子围过来:“孙伯伯。”

 

    孙中山抚摸着孩子们的头,爱怜地一个个地注视着他们。默然无语,忧心忡忡。

 

 

 

028 广慈医院。二楼走廊。

 

    宋庆龄上前,她紧紧拥抱陈月华,柔声安慰道:“但愿孟介能挺过这一关。”

 

    陈月华感激、悲恸地:“夫人。”一声呼唤,伏在宋庆龄肩上饮泣不止。

 

    宋庆龄亦不胜伤悲。

 

 

 

029 广慈医院。202病房。

 

    神情肃穆的管鹏走向孙夫人。

 

    管鹏双手向宋庆龄呈上沾染血迹的《沿江七省整饬党务、军政之述略》手稿。

 

 

 

030 孙中山俯身轻呼:“孟介、孟介。”

 

    病床上,张汇滔第一次苏醒过来,喘息。

 

    众人纷纷围上前去。

 

    张汇滔缓缓地转过头来。目光逐一扫过了他所熟悉的面孔──孙中山、于右任、张静江、居正、廖仲恺、管鹏、岳相如、田桐、章太炎、宋庆龄、陈月华;哦,还有自己的四个孩子。

 

    一双大而温暖的手紧紧握住张汇滔的手。

 

    极度虚弱的张汇滔望着孙中山,张了张嘴,他想说些什么,但却欲语无声。

 

    孙中山两眼湿润,再次俯下身去,轻声安慰道:“孟介,你要挺住,我已为你觅得良医,当竭尽全力。”

 

    张汇滔无力地点点头,两行热泪夺眶而出,顺颊流淌。他只觉得,这声音仿佛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,不由得双眼迷离起来。哦,往事如烟呵──

 

 

 

031  (闪回):安徽寿州。夜。

 

    寿州城墙东门。“宾阳楼”瓮城。

 

    字幕:(清光绪二十四年,1898)

 

 

 

032 镜头缓缓地摇向远处的一片村落。

 

    夜深了,整个村落静静地睡了,唯有村东头的一间草舍透出微弱的光。

 

    字幕:(寿州西乡涧沟集张大郢孜)

 

 

 

033 镜头推近。室内。油灯如豆,一英俊少年尚未入眠。

 

    字幕:(张维藩,少年之张汇滔)

 

    油灯下。张维杯伏案沉思。

 

 

 

034 (想像):北京。菜市口法场。

 

    兵丁如蚁,马队似墙。

 

    字幕:(清光绪二十四年,1898928下午4时)

 

    囚车里禁锢着谭嗣同、杨锐、刘光弟、林旭、康广仁、杨深秀等“变法六君子”

 

    死囚重铐重镣。

 

    长号低咽,鼓声催命。

 

    执鬼头刀的刽子手们凶神恶煞般地进入法场。

 

    谭嗣同等人昂然挺头,怒目苍天。

 

    刽子手们高高地擎起屠刀,猛然劈下。

 

    一滩通红的鲜血,又一滩。

 

 

 

035 北京。紫禁城。勤政殿。

 

    鲜血化作红顶花翎。

 

    袁世凯匍匐在慈禧太后的御座前叩头谢恩。

 

    旁白:(清光绪二十四年,1898928,由于袁世凯的出卖,谭嗣同等六君子遇害,光绪皇帝被囚禁瀛台,西太后临朝听政,变法失败。直隶按察使袁世凯被授予“修补侍郎”,这为袁世凯日后的篡权窃国、复辟帝制埋下了深深的伏笔。从此,中国陷入了更深的苦海。)

 

 

 

036 (闪回):

 

    安徽寿州。西乡涧沟集。张大郢孜。

 

    草舍内。张维藩在深思。

 

    张维藩喃喃自语:“哼,秀才造反,三年不成!当兵去!”

 

    稍顷,他执起手中的毛笔,醮墨,思忖。

 

    张维藩悬腕须臾,突然,笔走龙蛇,一挥而就。

 

    特写:(宣纸上留下几个颇见功力的草书字迹。“习文不如学剑。”)

 

 

 

037 张维藩愤然,掷笔于桌。转身走向一张大床。

 

    张维藩为睡梦中的三个弟弟掖好被子。

 

    窗外,晨曦初现。远处,隐隐约约传来几声鸡鸣、犬吠。

 

    张维藩下了决心,挎起打点好的包袱,吹灭油灯,悄然拉开房门,又轻轻地掩上,走上乡间的小路。

 

 

 

038 乡村土路。晨雾弥漫。

 

    刚走了几步的张维藩又回转身来,留恋地望着将要离开的家。良久,良久。

 

    猛然他双膝跪下,朝着父母居往的房间磕了三个头,然后起身,绕过屋前的小池溏,迈开大步向南走去。

 

 

 

039 芍陂。字幕:(安丰塘)孙公祠旁。正午。

 

参天古柏,绿荫婆娑。

 

张维藩在树下止步,坐下歇脚。他解开干粮袋,摸出硬饼,啃上几下,然后手捧溏水喝上几口。才走六十里路,脚上的布鞋就已磨破。他无可奈何地将烂鞋扔掉,又从包袱里取出一双崭新的布鞋。

 

 

 

040 (特写):新布鞋的针脚真密呵。

 

 

 

041  (幻觉)

 

    布鞋。密稠的针脚中化出一位姑娘恬静的微笑。

 

    字幕:(廖海芸,张维藩未婚妻,时年15)

 

    廖海芸喜孜孜地在纳一双鞋底。

 

 

 

042  (幻觉消失)

 

    张维藩幸福地笑了。

 

    他登上新鞋,想了想,又脱下,塞进包袱,赤脚前行。

 

 

 

043 (迭印): <, /SPA, N>

 

    赤脚跨过一道土埂。

 

    赤脚翻过一道山梁。

 

    赤脚涉过一道小溪。

 

    赤脚走过一座古桥。

 

 

 

044 振风塔巍然屹立大江边。安徽省城安庆。

 

    安庆城外。赤脚的张维藩站在城门下。

 

    一纸布告前。几经风餐露宿的张维藩把新布鞋套上,进城了。看得出,他目光中流露出的是热血少年特有的自信。

 

 

 

045 深沉的画外音:

 

(清光绪二十四年,1898年。朝廷腐败、民不聊生。年仅16岁的热血少年张维藩以为救国‘习文不如学剑’,悄然告别了父母兄弟,凭一腔救国热情,只身徒步前往安徽省首府安庆投军。从此,开始了他的革命生涯。)

 

 

 

046 安庆。新敬敷书院。字幕:(安庆武备练军学堂)

 

    一群身着军装的新学员跨进安庆武备练军学堂大门,张维藩也在其中

 

 

 

047 安庆。新敬敷书院,安庆武备练军学堂。

 

    空中万里无云,黄龙旗有气无力地下垂着。

 

    字幕:(1904年,清光绪三十年)

 

    马、炮新军营。操场。一阵嘹亮的集合号声,划破了校园的宁静。

 

 

 

048 武备学堂的学生们从四面八方涌向操场。

 

    各棚学生纷纷整队“一二三四... ...”的报数声此起彼伏。

 

    “正立!”口令急促、威严。

 

    镜头推向整齐的新军队列。横扫。

 

    我们看到了一张张风华正茂、血气方刚的面孔。

 

字幕介绍:

 

(熊成基,字味根,时年23)

 

(柏文蔚,字烈武,时年32)

 

(张维藩,字孟介,时年21)

 

(倪映典,字炳章,时年23)

 

(程恩普,字稚周,时年23)

 

(范传甲,字受山,时年32)

 

(张劲夫,字恒久,时年28)

 

(石德宽,字经五,时年23)

 

(  ,字明甫,时年23)

 

    画外音:(清朝末年,安徽武备学堂招募新军,投军者多是清文武秀才、有志之士。这所军营涌现出一批中国近代史上叱咤风云的著名人物。在推翻清朝政府的革命斗争中,他们立志反清,不屈不挠,前仆后继,矢志不渝,高举义旗,武装起义。在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中,用自己的鲜血与生命浓彩重墨,绘制和演绎出了一曲又一曲时代悲歌。于是才有了这个动人心魄的故事。)

 

 

 

049 操场。烈日下,士兵们集合完毕。

 

 

 

050 对面,凉棚之下,华服耀眼,车舆云集。

 

    安庆各藩、司、府、学、抚台大人于台前端坐。

 

字幕:(安徽巡抚,恩铭,时年42)

 

       (新军管带,夏永伦,时年38)

 

    恩铭指示:“一俟总督大人来到,即行典礼仪式。”

 

    “是,卑职遵命。”夏永伦恭敬答曰。

 

    突然,一士兵上前立正:“报告管带,总督大人到。”

 

    如同一声令下。众官吏慌忙起身离座。

 

    安徽巡抚恩铭率各藩、司、府、学台大人前往迎迓。

 

 

 

051 校外,前呼后拥。一绿绒八抬大轿姗姗而来。

 

轿内,端坐着一红缨顶戴。

 

字幕:(清两江总督,端方,时年43)

 

    八抬大轿旁若无人地抬进校门。

 

轿夫小心翼翼地落轿。

 

 

 

052 安庆武备练军学堂。

 

    新军管带夏永伦跑至轿前,单膝跪礼迎迓:“卑职安庆武备学堂新军管带夏永伦迎迓总督大人。”

 

    “不必拘礼。”端方缓缓言道,仍然不起身下轿,只用纸扇将轿帘挑开一条缝。

 

    轿外,众官吏恭敬俯首。

 

    夏永伦不敢抬头,口中嗫嚅,怯怯进言:“大人车马劳顿,请先至客厅用茶,稍事歇息,再行阅兵典礼仪式。”

 

    “不必了。”端方在轿内羽扇轻摇:“天气炎热,士卒辛劳,尔等朝廷命官,守土一方,安邦定国,要懂得体恤民情,爱兵如子。才不辜负朝廷之厚望焉。”端方给众官吏来了个下马威。

 

    “总督大人明鉴,大人明鉴。”巡抚恩铭上前请安:“阅兵仪式已安排妥当,请总督大人即行观礼。”转身一个手势,顿时,鼓声大作,军乐齐鸣。

 

    端方下轿,略做礼让,便在一片“请”声中,迈起官步,率先向检阅台走去。

 

 

 

(第一集完,待续)

 

 
 
相关信息: ·24集电视连续剧《国魂不死》之四
·24集电视连续剧《国魂不死》之三
·24集电视连续剧《国魂不死》之二
杨氏微雕艺术网站   版权所有  免责声明  皖ICP备0700121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