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集电视连续剧《国魂不死》之三
 
  暂没上传大图  
 
 

 

第三集

 

(注:镜头编号接第二集)

 

 

 

114 上海。外滩。十里洋场。车水马龙。

 

  繁华闹市。各种车辆川流不息。各色行人熙熙攘攘。

 

  一辆有轨电车“叮叮铛铛” 敲铃从镜头前驰过。

 

  字幕:(民国九年,1920130日,上海)

 

  人行便道上。三两个报童身背报袋穿梭奔跑于人缝中,高举并摇晃着新出版的报纸,操着脆生生地吴侬软语吆喝叫卖:“看报,看报。民国上海滩第三大血案!《申报》消息,法租界维而蒙路昨晚发生暗杀案哦。”

 

  “看报,看报。《民国日报》,民党中人,前中华民国军政府大元帅府参军张孟介国恩寺前遭枪击,身中四弹,生死未卜……”

 

“孙中山先生前往广慈医院探视张孟介了哦。”

 

  “哦,悬格,悬格。张案悬格,缉拿刺客,悬赏花红大洋一万元哦……”

 

  “看报,看报,继民二宋教仁、民五陈其美遇刺身亡。上海滩又一大暗杀血案!”

 

  街头。行人纷纷涌上前来,买报,争阅。

 

 

 

115 上海。金神父路。广慈医院。202病房。

 

病榻之上。依然昏迷的张汇滔双目紧闭。

 

一缕阳光透过厚厚的窗幔,洒在他苍白的面孔上。

 

  通霄达旦看护张汇滔的管鹏神情略嫌疲倦。

 

  管鹏的目光停留在张汇滔棱角分明,显示出刚毅、果敢的面孔上。

 

 

 

116 晨曦中。逆光可见,张汇滔的面部宛如一尊雕像。

 

 

 

117  (闪回):浩瀚的太平洋。波涛汹涌,水天相接。

 

    成群的海鸥追逐浪花,“哦哦”振翅,上下翻飞、嬉戏。

 

字幕:(清光绪三十一年,1905)

 

深沉的画外音:(清光绪三十一年,1905年春。张维藩更名张汇滔,别妻离雏,与管鹏、孙毓筠、程恩普等人结伴,满怀救国之志,东渡扶桑,留学日本。)

 

 

 

118 “东京丸”甲板上。一长衫青年兴奋地手舞足蹈。

 

    字幕:(管鹏,字昆南,时年24岁)

 

    管鹏呼叫:“快看,快看。”

 

    第一次见到大海的张维藩、程恩普、孙毓筠等人顿觉心旷神怡,郁闷全无。

 

    “啊。”张维藩张开双臂,尽情欢呼:“此番出洋,我已立下誓言,志在反清。少侯兄,你说呢?”

 

    孙毓筠热血沸腾,脱口抒怀:“水激盘浪险,天高巨野空。”

 

程恩普击掌:“好诗妙词。”

 

张维藩感慨:“嗯,我决意更名,以壮其志。”

 

    “更名?孟介兄,如何更法。”管鹏饶有兴趣地问道。

 

    张维藩把目光投向浩瀚的太平洋。咆哮的海洋令他心潮起伏。

 

 

 

119 船首破浪。犁开波涛层层。

 

    舰尾航迹。卷起浪花朵朵。

 

    甲板上。张维藩不觉眼睛一亮,心潮澎湃:“我等抛妻别雏,离家出走,东渡扶桑,志在反清!就是要汇入革命之大潮,掀起反清之洪滔。干脆,就取首尾二字,叫汇滔,如何?”

 

孙毓筠赞曰:“汇滔、汇滔,张汇滔。妙极妙极!真乃文采飞扬处,壮志逐浪高。管鹏老弟,快,拿酒来。”

 

 

 

105 管鹏闻言飞身舱内,瞬间,抱出一小坛白酒。打开。

 

“且慢!”张汇滔伸手阻止:“仅仅更名尚且不够,还要有所行动,有所作为。”他猛然把自己脑后的长辫揽过:“既已立志,就当彻底。”言罢。抽出短刀,狠狠地割去辫发,抛入太平洋。然后夺过酒坛,猛灌一口。

 

 

 

120 太平洋。一根长辫在波涛中沉浮。

 

 

 

121 很快,又甩下了三条辫发。

 

 

 

122 “东京丸”甲板上。

 

    孙毓筠、管鹏、程恩普等人受张汇滔言情感染,纷纷效法,割辫弃发,大口喝酒。

 

“快哉快哉!”张汇滔等人仰天长啸。

 

 

 

123  “东京丸”客轮。

 

    舱内舱外的乘客无不以惊愕、惶惑地目光盯着这四个“狂人”。

 

舱外。一乘客见状不禁目瞪口呆:“大清律,弃辫不留头,留头不弃发。”

 

“疯子!疯子!” 舱内,隔窗而望,另一商人装束的老者涕泪沾襟,举起颤抖的手指喟然泣曰:“罪过,罪过,造孽呀,皇天厚土,苍天可鉴。此等大清不孝子孙,不要命啦。”

 

 

 

124 “东京丸”甲板上。

 

张汇滔闻言不屑,斩钉截铁:“我等就是不愿当满清之臣民,而要做反清之斗士。推翻满清,救吾中华。”

 

    “好!”孙毓筠抹抹嘴,接过话头,提议:“我们不如成立个团体,名叫‘阳明学社’”进而解释:“就是提倡革命要知行言一,象汇滔和我等今日这般。”

 

 

 

125 “好极!”众口一词赞成。

 

    四双大手相继摞在一起。

 

    程恩普感慨:“我等成立阳明学社,陈独秀、柏文蔚已在安徽成立了‘岳王会’,真是殊途同归哇。”

 

    管鹏激情迸发:“对,我等也要向岳武穆那样,精忠报国,矢志不渝。”

 

    张汇滔提议:“干脆,今日索性痛快极至,淋漓尽兴。我等齐唱一阕岳飞的《满江红》罢。歌以咏志,如何?”

 

    “妙哉!妙哉!”又是众口一词。

 

    激越、悲壮的乐曲伴随涛声而起。

 

 

 

126 “东京丸”甲板上。

 

船舷边。四人勾肩搭背,笑傲波涛,并排而立。

 

海风吹拂起他们的齐耳短发,海鸥的叫喊为他们唱和。

 

四条汉子面对大海,引吭高唱,歌声震天:

 

“怒发冲冠,凭阑处,潇潇雨歇。抬望眼,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

 

靖康耻,犹未雪,臣子恨,何时灭?驾长车,踏破贺兰山缺。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。待从头,收拾旧山河,朝天阕。”

 

 

 

127 海阔天高。歌声洄肠荡气,逐浪穿云。

 

太平洋。汹涌澎湃的波涛。浪潮翻滚。

 

隐约沉浮的四条辫发越来越小,越来越远。终于消逝。

 

 

 

128 成群的海鸥“哦哦”振翅,上下翻飞,追逐浪花。

 

极目所至。远处,茫茫苍海,洪波万顷,水天相接。

 

    气势磅礴,壮怀激烈的《满江红》歌声。旋律仿佛还在波涛间轰响、洄荡。

 

 

 

129 高耸入云的富士山。山头白雪皑皑。樱花之国。  

 

    字幕:(清光绪三十一年,1905年,日本。)

 

 

 

130 日本东京。赤板区。张汇滔寓所。“阳明学社”。  

 

    室内。榻榻米上,笑语喧哗。

 

    同时考入日本东京同文书院的管鹏、程恩普满面春风,盘坐于榻。

 

    孙毓筠指指张汇滔,笑道:“孟介兄,你这身警监校服一穿啊,嗬,更显得英姿勃发,威武不凡,倜傥风流。”

 

    众人闻之欢笑。

 

23岁的张汇滔身板笔直,他低头看看身着的警监校服,自豪地笑了:“你们也不差矣,啊?”他继续调侃:“同文同文,乃同志同道也。”

 

    “笃笃笃。”突然,传来了轻轻地敲门声。

 

    张汇滔赶紧从榻榻米上起身。

 

 

 

131 门开处。又闪现出几位英姿勃发的面容。

 

字幕:

 

(  ,别号竞雄,又称鉴湖女侠。时年29岁。留日青山实践女学学生。)

 

(徐锡麟,字伯荪。秋瑾表兄,时年31岁。)

 

(权道涵,字养之,时年28,留日学生。)

 

(  ,字子祥,时年27,留日学生。)

 

    段云、权道涵等人稽首抱拳:“恕晚来一步。”所不同的是,他们头上的辫子尚存。

 

    管鹏、孙毓筠等人齐起迎客。

 

    秋瑾深深一揖:“恕罪恕罪!”转身介绍:“这位,是我的表兄,光复会统领徐锡麟。”

 

    “幸会,幸会。”徐锡麟抱拳施礼。

 

    “别客气,不迟不迟,诸位快快请坐。”张汇滔热情地招呼。

 

    众人相互握手、问候。然后在榻榻米上盘腿而坐。

 

    秋瑾拂拂短发,她爽快地接过张汇滔敬上的茶呷了一口,赞道:“此茶,不亚于西湖龙井,敢问何茗?”

 

    张汇滔笑曰:“黄山猴魁,皖中之宝。”

 

    秋瑾点头:“好茶好茶!”她环视左右,却指着徐锡麟笑了起来:“哈哈,除了鄙人、锡麟,在座的诸位,可多是安徽人哪,啊,皖中,真乃人杰地灵也。”

 

张汇滔笑着借题发挥道:“秋瑾女士快人快语,爽朗至极,实乃女中豪杰,不愧鉴湖女侠。适才爱屋及乌,令我等汗颜。”

 

秋瑾豪爽地连连摆手:“不敢,不敢。”

 

孙毓筠头一晃一甩:“然也,巾帼不让须眉矣。”

 

众人开怀大笑。

 

“谈正经的吧。”秋瑾把茶杯放回桌上:“中山樵先生来到了日本。”

 

“孙中山先生来了,他在哪儿?”孙毓筠、张汇滔、管鹏等人闻言欣喜万分。

 

徐锡麟:“孙先生住在东京筑土町,先生此次来日本,就是要联合几个会别,成立中国革命同盟会。先生指出要以‘驱逐鞑虏,恢复中华,创立民国,平均地权!’为纲领。”

 

“驱逐鞑虏,恢复中华,创立民国,平均地权!”众人喜不自禁,议论纷纷,情绪高涨。

 

秋瑾:“先生已委托黄兴、陈天华、宋教仁、汪精卫等人起草章程,很快就要提交中国同盟会成立大会讨论。”

 

众人喜形于色,摩拳擦掌,兴奋异常。

 

 

 

132 日本东京。赤坂区灵南坂板本金弥寓所。

 

几百名留日学生聚集一处。

 

字幕:(清光绪三十一年,1905820,中国同盟会成立大会。)

 

 

 

133 中国同盟会总理孙中山登台演讲。台下欢声雷动。

 

镜头依次扫过我们已经认识了的管鹏、张汇滔、孙毓筠、程恩普、段云、权道涵、秋瑾、廖仲恺、居正、于佑任、田桐等人的面孔。

 

孙中山激昂的语调:“民族主义,就是要驱逐鞑虏,恢复中华;民主主义的中心内容是平均地权;而民权主义,就是要推翻满清政府,创立‘中华民国’。”

 

众情激昂。掌声雷鸣。

 

 

 

134 会场。手臂如林。

 

    数百名同盟会会员肃然站立,握拳齐声宣誓:“当天发誓,同心协力,驱逐鞑虏,恢复中华,创立民国,平均地权;矢志矢忠,有始有卒,或如渝此,任众处罚。”

 

誓词铿锵,声震屋宇,响彻云霄。

 

 

 

135 蓝天,白云。大海,浪花。

 

    日本横滨。日本海海边。惊涛拍岸,卷起千堆雪。

 

巨浪撞击礁石,飞花溅珠似玉,激起轰鸣如雷。

 

 

 

136 横滨。日本海海边。沙滩上。几串足迹在延伸。(迭印)

 

张汇滔、管鹏、秋瑾、孙敏筠、程恩普、段云、权道涵等人在日本海海边的沙滩上散步。

 

张汇滔、管鹏等人在沙滩相互追逐、嬉戏。兴奋地大叫。

 

张汇滔、秋瑾、孙毓筠等人扑向广阔的大海怀抱。

 

弄潮儿们的声音汇入了海风和浪花的喧嚣。

 

“孟介兄,等等我。”又一名身穿警监校服的青年闯入镜头。(定格)

 

字幕:(陈其美,字英士,时年27岁。)

 

张汇滔回首:“其美兄,我们正等着你呢。”

 

陈其美赶了上来:“孟介兄,咱们同盟会,定要把清朝廷闹个底朝天。”

 

张汇滔:“是啊,我们警监学校的不少同学都加入了。”

 

陈其美一字一顿,言之凿凿:“丈夫不怕死,怕在事不成。”

 

 

 

137 横滨。日本海海边。

 

波涛汹涌的大海。管鹏在海浪中搏击。

 

     (特写):管鹏的目光灼灼,闪烁如炬。

 

 

 

138  (闪回):上海。金神父路。

 

    广慈医院。202病室。

 

管鹏出神的眼睛。

 

管鹏的心声:(中国同盟会的成立,标志着中国第一个资产阶级政党的诞生。不到一年,国内外的同盟会会员便超过万人。为资产阶级革命运动汇成全国规模的洪流,敲响了封建统治者的丧钟,动摇了在中国延续了几千年的皇权根基……)

 

 

 

139  (迭印)

 

    湖南醴陵。同盟会会员奋不顾身,向当地清军发起攻击,刀戟如林。

 

湖南浏阳。同盟会会员同仇敌忾,冲锋陷阵。烽火连绵,杀声震天。

 

旁白:(190610,国内爆发了湖南醴陵起义。这是中国同盟会成立后由同盟会会员组织领导的第一次起义。消息传到日本东京,在东京的同盟会会员精神为之一振,纷纷请命回国杀敌。)

 

 

 

140  (闪回):日本东京。同盟会总部。

 

字幕:(清光绪三十二年,1906,同盟会总部正在酝酿江淮一带的革命起义。)

 

孙中山在主持会议。镜头环摇。

 

字幕:

 

(  ,原名珍,号克强,时年31岁。同盟会执行部庶务)

 

(宋教仁,字钝初,号渔父。时年23岁。同盟会司法部检事长)

 

(  ,字梓琴,号恨海。同盟会评议员兼总理书记)

 

(廖仲恺,字仲恺,同盟会南方分会会长)

 

(孙毓筠,字少候,同盟会江淮分会会长)

 

(张汇滔,字孟介,同盟会江淮分会副会长)

 

(  ,别号竞雄,同盟会浙江分会会长)

 

(章太炎,名炳麟,同盟会机关报《民报》主编)

 

 

 

141 刚出狱不久即从国内赶赴日本的章太炎在发言:“今后革命,第一,是用宗教发起信心,增进国民的道德;第二,是用国粹激动种性,增进爱国热肠。抛弃富贵利禄,不惜流血牺牲,投身革命。”章太炎停顿了一下,难过地:“邹容小弟已病死上海狱中……陈天华悲愤而蹈日本海自杀……可他们都只才20多岁呀……”

 

孙中山接言道:“邹容、陈天华等不愧为革命军中马前卒。他们的死唤起了更多的人觉悟,现今湖南已动,江淮间的响应时机已熟,诸位看呢?

 

孙毓筠、张汇滔相视,起立:“总理,我等愿回江淮,策动起义。”

 

秋瑾随之起立:“我回浙江。”

 

孙中山向他们投来信任的目光。

 

 

 

142 (闪回):上海。法租界。莫利爱路29号。孙中山寓所。

 

字幕:(民国九年,1920130日)

 

张汇滔遇刺后的一夜之间,孙中山好象苍老了许多。他言辞恳切地对戴着金丝边眼镜的德国医生说:“孟介乃本党中坚,军旅干才,万请公等全力抢救,不胜感谢之至!”

 

宋庆龄端上两杯煮好的热咖啡。

 

德国医生点头致意:“谢谢夫人!”然后,沉痛地对孙中山先生诚恳言道:“大元帅,逸仙博士,您是香港西医书院毕业的高材生,也当过医生,应该比我更清楚,身中四弹,如此重伤者令我束手无策,能延缓今日已属奇迹,实在不易。再说,再说,枪弹有毒……”他耸耸肩,双手一摊:“恕我已无回天之术。” 

 

“是的,您已竭尽全力。”孙中山闻言叹息,蹙眉神伤,望着桌上冒着腾腾热气的咖啡杯,泪眼朦胧……

 

 

 

143 咖啡杯化作酒杯。

 

     (闪回):日本。横滨山下町。孙中山寓所。

 

字幕:(清光绪三十二年,190612月)

 

一溜酒杯摆在榻榻米中置放的一矮小方桌上。镜头拉开。

 

孙中山、黄兴、陈其美、张汇滔、管鹏、程恩普、秋瑾、孙毓筠、权道涵、段云等人围坐一圈。孙中山、黄兴为回国壮士们饯行。

 

孙中山笑吟吟地:“诸位救国救民之心,可敬可佩,只是可惜荒废了学业。”

 

张汇滔:“总理勿虑。国将不国,即使我等学业有成又能如何?湖南醴陵已经起事,我等岂能忍心沉溺书斋做壁上观?”

 

孙中山、黄兴赞许地笑了。

 

程恩普进言道:“总理,尚有一事需请示。”

 

孙中山以长者的风度和蔼地:“说吧。”

 

程恩普:“同盟会醴陵之举,已为清廷深忌,我等回国扩大势力,以谋再举于江淮间,想必同盟会名称为满吏所严禁。能否另立帜别?”

 

孙中山顿时严肃起来:“逆境之中,为掩人耳目,另立帜别末尝不可。只是,革命之纲领不得更变。同盟会之纲领众位还记得否?”

 

张汇滔、陈其美、秋瑾、孙毓筠、管鹏、程恩普、权道涵、段云等人挺直腰板,齐声诵道:“驱逐鞑虏,恢复中华,创立民国,平均地权。”

 

孙中山满意地笑了。他举起酒杯:“我本不善饮酒,但今日不同以往,为诸位饯行,策应江淮,大丈夫行义举也,非酒不能助兴。来!我敬诸位一杯,以壮行色。”言罢,挨个逐一碰杯。

 

众人神情肃穆,共同举杯,一饮而尽。

 

 

 

144 榻榻米上。

 

    秋瑾一饮而尽,她放下酒杯,从怀中抽出倭刀:“此,乃陈天华之遗物也,如有人回到祖国,投降满清,欺压汉人者,吃我一刀。”手一扬,倭刀直立于桌。

 

倭刀在桌上颤悠悠地抖动。

 

秋瑾言之凿凿:“我回浙江扩大光复会!”

 

程恩普附之:“我回颍州成立安仁会!”

 

张汇滔、管鹏、孙毓筠等对视。

 

张汇滔:“我等回寿州拉起信义会!”

 

黄兴击掌赞曰:“好!“信义”、“安仁”、“光复”,清廷根基动摇矣。”

 

陈其美:“我还是那句话,丈夫不怕死,怕在事不成!”

 

孙中山兴奋地:“哈哈,有汝等志士,焉怕革命不成?”

 

镜头推向直插于桌,入木三分颤抖的倭刀。

 

 

 

145 日本。横滨码头。“山东丸”旁。

 

田桐、章太炎、宋教仁、黄兴、陈其美、廖仲恺送别张汇滔、孙毓筠、管鹏、权道涵、段云等人。

 

 

 

146 沪宁铁路。一列客车在飞奔。

 

 

 

147 六朝古都,虎踞龙盘;燕子矶下,长江滚滚。

 

字幕:(清光绪三十三年,1907119,南京)

 

南京。下关火车站,站内。

 

潜回国内的张汇滔、孙毓筠、管鹏、段云、程恩普、权道涵等人身穿学生装或中山服,混迹于旅客之中出站。

 

管鹏手中,提着一只皮箱。

 

巡查的清卒警觉地注视他们。

 

 

 

148 南京。火车站外。人流穿梭。

 

    张汇滔、孙毓筠、管鹏等人已有所察觉。见势不妙。想分开行走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  

 

“站住!干什么的。”士兵甲当头厉声喝问。

 

孙毓筠故作轻松地笑笑:“游山逛水,走亲访友。”

 

“游山逛水,走亲访友?哼,说得倒轻巧。”士兵乙满腹狐疑地翻翻眼珠,盯着管鹏手中的皮箱:“里面装的什么,打开!”

 

管鹏牢牢抓住皮箱与之周旋。

 

士兵甲上前抢过皮箱,撬锁,打开。

 

几件衣物散乱其中。

 

士兵甲拨开衣物。突然,目光呆滞。

 

(特写):四枚大炸弹赫然刺目。

 

士兵甲倒吸一口凉气:“哼,你等,定是乱党,图谋不轨。”吹哨。

 

一队士兵网围上前。

 

 

 

149 南京。清新军营。三十三标驻地。

 

室内。一张宣纸上酣墨淋漓。

 

落款处。“烈武”二字格外有神。镜头拉开。

 

驻南京新军三十三标管带柏文蔚收笔注目,孤芳自赏。

 

“报告管带。”士兵甲在门外立正:“抓到几个乱党嫌疑。查获炸弹四颗。”士兵甲呈上皮箱。

 

“啊!”柏文蔚抬头,搁笔,急转身,命令:“带上来。”他上前看着皮箱内的四个炸弹。拿起一枚,审视。

 

士兵们推揉着孙毓筠、张汇滔、管鹏、程恩普、段云、权道涵等人进屋。

 

众人目光相对,不禁愕然。

 

柏文蔚吃惊不小,但很快镇定下来,他放下炸弹:“嗯,嫌疑?”厉声质问:“你等乱党,携炸弹何为?”

 

张汇滔急中生智,用日语说:“我们是日本大和株式会社的商务代办,炸弹用于防身。”

 

孙毓筠、管鹏等人也都齐用日语呼叫:“我们抗议、抗议!”

 

士兵甲顿时愣住了,呆若木鸡。他对叽哩哇啦的日语一窍不通。

 

柏文蔚松了一口气:“噢,原来是日本商人。”他回过头来对士兵甲训斥:“怎么搞的,啊!影响中日邦交,你们想倒霉吗?快快松绑!”

 

士兵甲慌忙为众人解绳。退下。

 

“慢着。”柏文蔚唤住士兵甲:“快去请赵声教官。”

 

“是!”士兵甲得令退下。

 

 

 

150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南京。莫愁湖畔,碧波粼粼。

 

草坪上。众人一阵大笑,互相拥抱,亲热异常。

 

“阔别两年,没想到你却在这金陵石头城升官了。”张汇滔笑着擂了柏文蔚一拳。

 

“唉,一言难尽啊,真没想到,能与列位乡亲邂逅南京。这不,多亏了赵声教官呀。”柏文蔚高兴地带众人登上一游船。

 

赵声笑笑:“人才难得啊。”(定格)

 

字幕:(赵声,字伯先,驻南京新军三十三标标统,时年26岁)

 

 

 

151 莫愁湖。游船泛舟湖上。

 

    双桨轻摇,波纹荡漾。

 

 

 

152 游船上。

 

柏文蔚神采飞扬:“说,回国干什么?

 

张汇滔悄声:“湖南醴陵起义鼓舞人心,虽败犹荣。我等受孙中山、同盟会总部派遣,回国扩大组织,策应江淮。”

 

柏文蔚:“孙中山,同盟会,太好了。我已带领南京‘岳王会’分会成员全体加入了同盟会,你等归来,壮大实力,正是时机。准备怎么干?”

 

孙毓筠接言:“此次,先密谋刺杀两江总督端方,震撼江淮,叫他群龙无首。”

 

赵声赞成:“义举也。”沉吟:“只是,你们这样目标太大,万一出了岔子。不如三人一组,分开行动,然后事成会合,如何?”说罢,掏出银两,倾其所有赠与众人。

 

柏文蔚也掏出银两面,赠与张汇滔等人。

 

众人撇桨,弃舟上岸。

 

 

 

153 碧波之中。船中无人舟自横。

 

 

 

154 湖畔,岸边。

 

    花草树丛间。闪现一双狡黠窥视的眼睛。原来是士兵甲。

 

士兵甲见状猛然醒悟。转身急去。

 

 

 

155 南京。夫子庙。“秦淮酒肆”。

 

众人酒足饭饱。

 

段云从管鹏手中接过皮箱。

 

柏文蔚递给权道涵另一只皮箱,他拍拍箱盖,小声叮咛:“噢,军服……”

 

权道涵、孙毓筠点头会意。

 

 

 

156 南京夫子庙。“秦淮酒肆”外。

 

    张汇滔等人与赵声、柏文蔚分手。

 

 

 

157 南京。长安客栈。室内。

 

权道涵打开皮箱。取出三套新军服装。

 

孙毓筠、段云、权道涵等人换上军服。他们把换下的衣服统统塞进皮箱。

 

张汇滔紧紧握住孙毓筠的手:“少侯兄,你等小心行事。”

 

孙毓筠信心十足:“放心吧,孟介,下关见。”

 

张汇滔抖抖手:“下关见。”

 

 

 

158 南京。长安客栈外。一串红灯高挂。

 

孙毓筠出门。

 

段云、权道涵手提皮箱紧随其后。

 

 

 

159 玄武门内。孙毓筠、段云、权道涵三人行色匆匆。

 

远远地,可见两江总督署门前高悬的两只大红灯笼。

 

围墙边。孙毓筠示意段云、权道涵停下。

 

三人正准备搭人梯越墙而过,翻入两江总督署。

 

段云踩在权道涵的肩上。

 

 

 

160 马蹄声急。两队红缨缇骑分别从东西两面飞驰而来。

 

    马队将孙毓筠、段云、权道涵等人团团围住。

 

皮箱落地。

 

 

 

161 皮箱被打开。四个炸弹躺在里面。

 

南京。两江总督署衙门。大堂。

 

五花大绑皮开肉绽的权道涵、段云被士兵推走。

 

孙毓筠垂头丧气。但身上却无伤痕。

 

 

 

162 监房。权道涵、段云被推进去。

 

两人重重地摔倒在肮脏的稻草铺上。

 

段云愤怒的眼睛:“端方老狗,今日,算你命大!”

 

权道涵厉声咒骂:“他妈的,谁人告的密,若犯在我手上,定碎尸万段!”

 

牢门“咣!”地一声被关死。

 

 

 

163 两江总督署衙门。大堂。

 

    红缨顶戴下,一张肥头大耳的面孔。

 

字幕:(端方,时年47岁。两江总督)

 

端方厉声:“说,谁人指使,又是在哪儿搞的军服。”

 

孙毓筠默然。

 

“哼哼。”端方冷笑:“胆大包天的乱党逆民,竟敢谋刺本总督。你不说,本总督也知道。是新军三十三标管带柏文蔚吧。”得意地:“本督早已得到密报,哼,柏文蔚,小小管带竟是乱党,看你如何逃出我的手心。”  (定格)

 

 

 
 
相关信息: ·24集电视连续剧《国魂不死》之四
·24集电视连续剧《国魂不死》之二
·24集电视连续剧《国魂不死》之一
杨氏微雕艺术网站   版权所有  免责声明  皖ICP备07001213号